時論廣場》從「中國之命運」到「臺灣之命運」( 趙麟)

時論廣場》從「中國之命運」到「臺灣之命運」( 趙麟)

昔日「中國之命運」由蔣介石定位,功敗垂成,今天「臺灣之命運」則由臺灣人民共同定位。總統大選日,就是我們覺醒與定位的唯一、恐怕也是最後的時刻!(合成圖/資料照)

月前拙文〈從『蘇俄在中國』到『美國在中國』〉引起若干讀者回響,我聯想到先總統蔣介石的另一本鉅著《中國之命運》,對照今日「臺灣之命運」,似乎也有借鏡參考之處。

凌薇雪倩 小說

《中國之命運》發表在1943年,書中蔣氏主張國府已廢除所有不平等條約,而且與盟軍合作、抗日有成,理當在戰後建立國民黨統治中國的正當性,以杜絕共產黨崛起。然而事後的發展不如他所預期,國府遷臺,共產黨建立了「新中國」,中國之命運從此改寫。

時隔80年,臺灣即將面臨歷來最複雜的總統大選。主流民意希望「下架民進黨」,理當政黨輪替(又一個「理當」),可是其間仍有懸念。這1年來選情跌宕起伏,不但藍綠爭鬥如昔,即連藍白從「合」轉「分」,也一度劍拔弩張。日前回歸選戰主軸,三黨互有攻防,可是激發出假民調與棄保戰交織的火網,選民目眩神迷。

對談矽谷人妻 蕭美琴:台灣是外資布局不可或缺

在此情況下,藍白綠各黨支持者腎上腺素無不高亢。他們對於候選人「愛其所愛、恨其所恨」,而且都各自說出一番道理,但結語大多是喟嘆:「就看臺灣的命吧」!

全国人大代表、云南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县通关镇党委书记郭正耀:建立农村低收入人口常态化帮扶机制

臺灣的命?有人譏稱「臺灣『民主』只有在選舉那天才是人民做主」,既然如此,我們在做主之前,就該拋開感性喟嘆,改爲理性盤點,或許可以找出決定「臺灣之命運」的方子。

假如人的「個性(Personality)決定命運」,則從英文字面來看,國家的「民族性(Nationality)決定國運」。臺灣的民族性可從下列三個層面探討:

一、臺灣有成熟的民主文化嗎?

調查局指馬治薇收受中共百萬虛擬貨幣參選 涉反滲透法

臺灣受美國影響至深,即連80年代開始的民主化也是受美壓力所致。其後師承美國「兩黨制」與總統直選,都是美式民主的表象。然而,美式民主的內涵,諸如尊重憲法、司法獨立與兩黨合作等,卻逢「臺」就「彎」。執政黨總統候選人日前居然公開質疑憲法是「神話、災難」,司法獨立更成笑柄。美國的兩黨合作臺灣沒有學到,橘逾淮爲枳,臺灣的兩黨惡鬥已經外銷到美國,可謂「美式民主臺灣化」了。

二、臺灣有韌性的公民社會嗎?

民進黨文宣喜用「韌性」,但施政則是「任性」。例如:誘騙民衆買了美日XX,臺灣就能有FTA、加入CPTPP;競選期間更是屢屢大撒幣,變相賄選。國際媒體漫畫曾刊出二人對話:「爲何臺灣騙子那麼多?」「因爲笨蛋多,而且多得騙子不夠用!」

近幾年來,五缺、高物價、低薪資等人民「生活硬體面」,已普引民怨。而文化、道德、教育等「生活軟體面」,則遭嚴重腐蝕。尤其官箴敗壞、貪污制度化,政府可撤換大學校長,但中學生在校園被殺則束手無策。

總統慣以文青言詞包裝窳政,臺灣現有的不是「Sound democracy」(健全民主),而是「Soundbite democracy」(口號民主)。民間智者反擊動輒被寒蟬噤聲,愚者則將政治信仰宗教化,民主最需要的公民社會,幾無生存空間。

三、臺灣有練達的國際智慧嗎?

臺灣受制於多年國際孤立,加上主政者的國際觀照偏執與國人國際經驗不足,除了民間各業外,「這個政府」或有國際知識(Information),但往往缺乏國際智慧(Intelligence)。

國際情勢大幅丕變,「東昇西降」已成世人共識。現在全球主要國家大多在美中兩強之間採取平衡作法。而外交情勢最爲險峻、國際地位最爲孤立的中華民國,在民進黨領導之下,居然採取最爲極端的親美抗中路線。國際知名人士(李顯龍、Tom Friedman、Richard Bush…)已分別提出諫言,但主政者充耳不聞,民衆只有不時發出「今日XXX,明日臺灣」之類的哀鳴,無可奈何。

上述三點端賴臺灣的覺醒。昔日「中國之命運」由蔣介石定位,功敗垂成,今天「臺灣之命運」則由臺灣人民共同定位。總統大選日,就是我們覺醒與定位的唯一、恐怕也是最後的時刻!

中华人权协会「校园拒黑与少年犯罪」研讨会 学者认同教师管教面临困境

(作者爲前大使、國立清華大學副教授)

NBA/對第4節坐板凳不驚訝 庫明加:我待在勇士3年習慣了